香港「一國兩制」已死?「港版國安法」重創港股外媒曝已有富豪啟動撤資計畫

香港「一國兩制」已死?「港版國安法」重創港股外媒曝已有富豪啟動撤資計畫

香港1997年脫離英國統治、主權移交給北京當局時,《中英聯合聲明》明載著時任中國領導人鄧小平許下的承諾:「一國兩制、高度自治、港人治港、現有的資本主義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。」香港特別行政區承諾實施一國兩制的時間截至2047年6月30日,但時間才過不到一半,「一國兩制」已經逐漸變質。

中國短短幾年內,採取數項重大措施侵蝕香港750萬人享有的自由,港人對中共意圖越發懷疑,民主抗議遍地開花。中國全國人大會議22日公開議程,要繞過香港立法會推出「港版國安法」,旨在禁止顛覆國家政權、外部勢力干預。這部《國家安全法》為中國干預香港自治權提供法理依據,侵吞香港僅存的自由,「一國兩制」前景遇上斷崖。

中國修訂港版《國家安全法》,說了什麼?

北京官員在全國人大會議開幕當天宣布,將討論授權人大常委會就國家安全在香港實施進行立法,主要針對4種行為,包括顛覆國家政權、分裂國家丶恐怖主義活動、外部勢力干預。公告沒有提供更多細節,但表明新法將使中國中央政府有更多法律依據,可以直接懲治在香港發生的大規模反中抗議活動。

中國有不少舉動旨在維持香港「國家安全」,解放軍駐港部隊的存在就是為了取代駐港英軍接管香港防務。依照《駐軍法》、香港《基本法》,香港法律秩序由港警和法院負責,駐港部隊「不干預地方事務」,除非港府向北京請求駐港部隊「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」。但去年反送中期間,中國國防部發言人竟暗示中國準備在必要時動用軍隊,「絕不容忍」示威者「挑戰中央政府權威」。

中國為什麼挑在此刻立法?

《紐約時報》(NYT)指出,習近平是中國自毛澤東時代以來最專制的領導人,從北京當局對反送中的許多反應來看,他對香港動盪已感到不耐煩和憤怒,也認為香港泛民主派對中共在港的首要地位和合法性構成直接挑戰。《紐時》認為,中國在此刻推動港版國安法,主要是基於兩大原因:香港立法會遲遲不動手自訂國安法,以及香港已經有效遏止新冠肺炎(武漢肺炎)大流行,反中抗議即將復甦。

港版國安法將對香港有何影響?

《紐時》認為,中央政府可能激起香港民運人士的憤怒,並導致更大範圍、更暴力的反中抗議活動,北京此舉還明確表達信息:「在當今的香港,表達政治異議或言論自由的風險是前所未有的大。」這同樣威脅到理應幾乎不受政治束縛的香港新聞界,雖然新法不一定導致冒犯北京的報紙或廣播公司被清算,但也會產生自我審查等寒蟬效應。

經濟方面,香港可能會失去言論自由、資訊透明、司法獨立等原有優點,從而影響國際社會投資信心,損及香港的國際金融地位。《紐時》認為,這對在香港設立亞太區總部的跨國公司來說相當不利,跨國企業將不得不擔憂中國在香港進行政治鎮壓,長居的外籍人士、甚至是本地居民都有可能因此離開香港。

「中共直接訂定港版國安法」將對中國有何影響?

中國未來在香港進行政治迫害、鎮壓行動的話,可能會使國際社會更加質疑北京當局公信力。習近平政府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早期階段,因疏忽和掩飾疫情而遭到批判,至今全球多國仍質疑北京有所隱瞞。此外北京對香港越強硬,鄰近國家境內的反中聲浪也會更大,越南、泰國等亞洲國家已經懷疑中國趁疫情期間,擴張在南海的影響力。

一份瑞士信貸報告指出,2019年中,香港的在「人均財富」的全球排名僅次於瑞士;並且在超高淨資產人士及資產超過5,000萬美元的人士中,排名第10名。而中國此舉不僅引起投資人的恐慌,更有銀行家和獵人頭業者表示,奠定香港亞洲金融中樞地位的資金和人才,恐怕也將撤離香港。

中國將審議「港版國安法」已引起不少反彈,美國商會香港主席格里夫斯表示,「如果削弱香港作為主要國際商業和金融中心的作用的基礎,誰也不會贏。」